首个卵巢癌靶向药物利普卓在中国获批,卵巢癌治疗进入PARP抑制剂时代

中国首个获批的治疗卵巢癌的靶向药物,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

 

(2018年8月23日)近日,阿斯利康中国与默沙东中国联合宣布,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(CNDA)已批准首个PARP抑制剂—利普卓(奥拉帕利片剂)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。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之后,几乎每个月都有重磅肿瘤产品获批,此次奥拉帕利在中国的获批,再次印证国家加速审批临床急需新药、及早惠及国内患者的决心和行动力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会分主任委员马丁教授介绍:“卵巢癌在过去的30年里始终是妇科肿瘤领域中的一大难题,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始终未见提高。随着国内首个PARP抑制剂获批,卵巢癌治疗将进入靶向时代,相信国内卵巢癌患者的预后将得到显著改善。”

五年生存率仅为39%,国内卵巢癌诊疗瓶颈亟需突破

过去10年间,我国卵巢癌发病率增长30%,死亡率增加18%[1]。但卵巢癌在妇科恶性肿瘤中5年生存率最低,仅为39%,5年复发率最高,达到70%。由于缺乏有效的筛查手段,且几乎无特异性症状,很难早期发现和诊断,因此超过七成患者在确诊时已为晚期[2]

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,大外科副主任、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学系副主任、中国临床肿瘤学会(CSCO)妇科肿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吴令英教授评价:“利普卓在中国获批,为医生提供了一种治疗利器,为卵巢癌患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治疗希望。多项临床试验显示:利普卓(奥拉帕利)具有优异的临床疗效,显著延长了铂敏感复发型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,降低了患者的疾病进展和死亡风险,改善了患者的生存质量。”

特有“合成致死”机制,显著延长卵巢癌患者无进展生存期

利普卓(奥拉帕利)是首个口服多聚ADP核糖聚合酶(PARP)抑制剂,通过抑制PARP酶活性和防止PARP与DNA解离,协同DNA损伤修复功能缺陷,杀死肿瘤细胞“靶向阻断” 肿瘤细胞DNA修复路径,从 “源头” 上杀死癌细胞。目前,奥拉帕利可用于我国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,无论是否携带BRCA突变。在临床研究SOLO-2中发现,BRCA胚系突变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接受奥拉帕利片剂(每天两次)治疗,PFS(无进展生存期)显著延长至19.1个月,且毒副反应小[3],[4]。Study19研究证实了PARP抑制剂对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疗效,使用奥拉帕利患者组相比安慰剂患者组,PFS(无进展生存期)延长近2倍(奥拉帕利组8.4个月VS安慰剂组4.8个月),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下降65%[5]

阿斯利康和默沙东已达成肿瘤战略合作,双方将共同对利普卓等创新药物进行临床研发和商业化推广。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,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先生表示:“对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,在治疗手段有限且不理想的情况下,首款PARP抑制剂利普卓的获批为这些患者带来了生存的希望。秉承‘科学至上,以患者为中心’的价值观,未来,阿斯利康不仅将为患者带来更多高质创新药物,而且也将为提高药物可及性,切实为减轻患者经济负担不断努力和探索。我们也将携手各界,共同推动国内妇科肿瘤诊疗水平。”

“利普卓(奥拉帕利)的获批再次体现了中国政府加速创新药物审批、让创新药物惠及中国患者的决心,” 默沙东中国总裁罗万里(Joseph Romanelli)表示:“此次与阿斯利康的合作,显示了我们双方在妇科肿瘤领域深耕细作的长期承诺。未来,我们双方将共同努力让患者能获益于奥拉帕利,并帮助整个医疗界更好地了解PARP抑制剂的价值。”

 

关于卵巢癌

卵巢癌初期症状不明显,因而确诊时通常已属晚期,患者预后较差。尽管治疗和诊断技术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,但是仍然有超过一半的患者确诊时癌细胞已经转移。

中国每年新发卵巢癌患者约52,100例,死亡约22,500例。在妇科恶性肿瘤中,卵巢癌发病率仅次于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,位居第三位,约5/10万,但5年生存率最低,仅为39%,5年复发率最高,达到70%[6]

在中国,约70%的卵巢癌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[7]。过去三十年中,卵巢癌的治疗方案一直缺乏新的进展,仍以手术和化疗为主,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亟待解决。

 

关于奥拉帕利

奥拉帕利是首个口服多聚ADP核糖聚合酶(PARP)抑制剂,可利用肿瘤DNA损伤修复(DDR)的途径缺陷,杀死癌细胞。相关体外研究已显示,由奥拉帕利诱导的细胞毒性可能参与了PARP酶活性的抑制过程,并促进了PARP-DNA复合物的形成,最终导致DNA损伤与癌细胞的死亡。在卵巢癌疾病领域,奥拉帕利的出现打破了治疗僵局。Study19首次证实PARP抑制剂对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疗效,使PFS(无疾病进展时间)延长至2倍(奥拉帕利组8.4个月 VS 安慰剂组4.8个月),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下降65%。铂敏感是指患者接受含铂化疗结束到卵巢癌复发的时间大于或等于6个月。

 

关于SOLO-2试验

SOLO-2是一项随机、双盲、多中心的III期临床研究,旨在评估在铂敏感复发性gBRCA突变的卵巢癌、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中,奥拉帕利对比安慰剂作为单药维持治疗的疗效。该试验是由欧洲妇科肿瘤试验组织网络(ENGOT)和国家卵巢癌调查研究组织(GINECO)合作开展的,随机分组了295名记录携带生殖系BRCA1或BRCA2突变的患者,且既往接受过至少二线含铂化疗方案后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。符合条件的患者随机接受奥拉帕利(300mg每日两次)或安慰剂(每日两次)治疗。

 

关于研究19

研究19是一项随机、双盲、安慰剂对照、多中心II期临床研究,旨在评估在复发性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中,奥拉帕利对比安慰剂的疗效和安全性。试验将265名患者随机分组,无论是否携带BRCA突变。患者需要此前至少完成二线含铂化疗,以及接受最近的治疗方案后疾病暂时缓解。符合条件的患者随机接受奥拉帕利单药维持治疗(400mg胶囊,每日两次)或匹配剂量的安慰剂。

 

阿斯利康与默沙东的肿瘤战略合作

2017年7月27日,阿斯利康和默沙东公司宣布,在全球范围内达成一项肿瘤领域战略合作,双方将共同对阿斯利康的全球首个领先的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,以及潜力新药MEK抑制剂selumetinib就多个肿瘤适应症进行临床开发和商业化推广。本次战略合作是基于有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PARP及MEK抑制剂与PD-L1/PD-1抑制剂的联合疗法能治疗多种类型的肿瘤。通过合作,双方将共同开发并商业化奥拉帕利和selumetinib单药治疗及其他潜在药物的联合疗法,并独立开发并商业化进行奥拉帕利和selumetinib与各自公司的PD-1/PD-L1的联合疗法。

 

[1] 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及全国肿瘤登记中心2013年肿瘤登记工作总结

[2] NCCN Guidelines Version 1.2018 Ovarian Cancer

[3] Ledermann JA. Ann Oncol. 2016 Apr;27 Suppl 1:i40-i44.

[4] EMA. CHMP summary of positive opinion for Lynparza. 24/10/2014

[5] Study19

[6]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, 2015

[7] EMA. CHMP summary of positive opinion for Lynparza. 24/10/2014